北京快3

翻頁   夜間
靈域小說網 > 抗日之全能兵王 > 第325章 松井石根氣瘋了!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靈域小說網] http://xabaof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北條次走到麥克風前,大聲說道:“要想成為一名優秀的狙擊手,其實并不難,你只要做到每次射擊時都全神貫注,不要因為任何事情而分心,哪怕是子彈擦著耳畔飛過,也不要受到絲毫影響。”

    說完之后,北條次向著臺下深鞠一躬,又退回后面。

    飯沼守便笑著上前說道:“北條君說的雖然很簡單,但這里邊卻包含了一條至高至深的狙擊原則,那就是物我兩忘,心中無雜念!”

    “那么什么是物我兩忘,心中無雜念?”

    “就是說哪怕炸彈落在你的頭上,哪怕天崩地裂海嘯火山噴發,你也感受不到,你的世界里,始終只有你自己還有你的目標!”

    臺下列隊的數萬鬼子兵熱烈的鼓掌。

    在熱烈的掌聲中,北條次領了勛章還有獎金,緩步下了主席臺。

    當然,北條次領的獎金不可能是現金,而是帝國銀行一本存折。

    飯沼守雙手虛按,掌聲逐漸平息下去,飯沼守又對著麥克風說:“現在,讓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,請前田小隊的三十二名帝國勇士上臺!”

    主席臺下面便立刻響起熱烈的掌聲,還有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。

    在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中,前田大尉帶著三十一名士兵躊躇滿志的登上主席臺。

    很快,前田小隊的三十二名鬼子便在主席臺上一字排開,接受臺下鬼子的歡呼。

    看著臺下忘情歡呼的鬼子,前田大尉和三十一名鬼子心花怒放,感到自己的人生已經達到了巔峰!

    這次,飯沼守雙手虛按了至少三次,臺下的歡呼聲才逐漸平息。

    等歡呼聲慢慢的平息下來,飯沼守才又說道:“前田小隊的三十二名帝國勇士,他們的戰績,是在戰場上擊斃了支那367團的團長鐘毅,一個曾經給皇軍造成了嚴重威脅、一個被大將閣下稱之為心腹大患、一個連天皇陛下都心生忌憚的支那軍官!”

    說到這刻意停頓了下,飯沼守又加重語氣說:“為了表彰這三十二名帝國勇士,天皇陛下特賜下功四等金鵄勛章!同時賜御賜軍刀一把!不過這得他們回到東京之后補上!”

    聽到這,臺下的數萬鬼子便再次熱烈的鼓掌,同時發出山呼海嘯一般的歡呼聲。

    在主席臺的一側,松井石根、冢田攻等高級將領靜靜的站著,毫無芥蒂的看著前田大尉等三十二名帝國勇士,在主席臺上接受萬眾歡呼。

    這是他們應得的,所以松井石根絲毫不介意。

    不過就在這時候,一個通信參謀忽然匆匆過來,附著松井石根的耳畔說了幾句。

    松井石根也不知道是沒有聽清楚,還是聽清楚了但不敢相信,下意識的反問道:“村田君,你剛才在說什么?我沒有聽清楚!”

    村田便大聲說道:“大將閣下,鐘毅并沒有死!”

    “納尼?”這下松井石根聽清楚了,當時就變了臉色。

    “納尼?”冢田攻以及長勇、武藤章等參謀也是面面相覷,鐘毅沒死?

    好半晌,松井石根才黑著臉問村田:“村田君,你確定鐘毅并沒有死?”

    “哈依!”村田重重頓首,接著說道,“鐘毅非但沒死,而且在太倉附近成功刺殺鳩彥殿下,并且在刺殺成功之后還以明碼通電,公開留名說是367團的團長鐘毅,這是宮內省剛剛發來的電報,要求大將閣下給一個解釋!”

    “八嘎!”松井石根臉肌開始劇烈的抽搐起來。

    這時候,正好主席臺上的飯沼守準備要給前田大尉等人頒發金鵄勛章,松井石根便立刻大步流星登上主席臺,又劈手從飯沼守手中奪過金鵄勛章,狠狠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看到這,主席臺下的數萬鬼子頓時就傻了?什么情況?大將閣下瘋了?

    松井石根的確是瘋了,快要被氣得發瘋了!將準備好的金鵄勛章摔地地上之后,松井石根又走到前田大尉的跟前,劈手就是兩記耳光。

    不解恨,松井石根又左右開弓連扇了數記!

    前田大尉被打得眼冒金星,徹底的茫然了。

    右側的三十一名鬼子也是滿臉茫然,咋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場精心組織的盛大的頒獎儀式草草收場。

    且不說前田大尉等三十二名鬼子一下就從人生的巔峰跌入谷底,臺下觀禮的幾個師團數萬鬼子也是一臉懵逼,壓根不知道發生了什么?

    松井石根卻根本沒心思、也沒有時間解釋。

    下令將前田大尉等三十二人押下監獄之后,松井石根便立刻召集司令部所有參謀召開始緊急會議,商討對策。

    直到這時,還有參謀仍不知道發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松井石根先讓冢田攻把鳩彥在太倉附近遇刺身亡的事情給說了,又把鐘毅通過明碼發報的事情也說了。

    聽清原委,整個會議室瞬間變得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好半晌后,一個參謀弱弱的道:“大將閣下,這不會是支那政府的陰謀吧?先派軍統的殺手刺殺鳩彥殿下,然后以鐘毅的名義明碼通電,籍此打擊皇軍的信心及聲譽,同時提振他們支那軍民的士氣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蠢豬嗎?”松井石根聽了,立刻憤怒咆哮道,“鳩彥殿下啟程回國,原本就是臨時起意,皇室都不知道他的具體行程,支那的軍統又怎么可能知道?只有鐘毅,就只有鐘毅這家伙,有可能混入鳩彥殿下的衛隊,半道行刺!”

    “哈依!”冢田攻頓首道,“此事,也的確像是鐘毅的行事作風!”

    頓了頓,冢田攻接著說道:“鐘毅的行事作風,歷來是有仇就報,而且是立刻就報,這次南京之戰,他的367團吃了大虧,那么他就一定會設法報復回去,所以就把鳩彥殿下選為了報復目標,說不定在突圍的當晚,他就已經混進鳩彥殿下的衛隊!”

    “現在再說這些已經毫無意義。”松井石根擺了擺手,長嘆道,“現在還是討論一下,怎么樣善后吧?這次鐘毅的死而復生,對于大日本皇軍的聲譽,還有帝國皇室的聲譽,是一個沉重的打擊,我們還是好好想一想,怎么迎接天皇陛下的怒火吧?”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湖南快3-北京快3 北京快3-欢迎您 安徽快3-推荐 上海快3-Home 河南快3-Welcome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重庆快3-Welcome 湖北快3-安全购彩 体彩快3-推荐 广西快3-欢迎您